百姓心中的好村官边红德

时间:2013年07月18日信息来源:沅江市科协 点击: 【字体:

    边红德同志 1949 年月出生于一个贫农家庭,由于家境贫寒公读了两年小学,之后在劳动中自学好完初中文化。 1974 年随父从南县迁移至沅江万子湖公社万子湖大队投亲。初来渔村,对外湖捕渔一窍不通,面对一望无际的洞庭湖既陌生又害怕。在渔业生产过程中,凭他的勤奋和拼搏,很快就适应了由不懂到懂,由外行到内行。 1977 年后大队兴办油毛毡厂,村支部见他精明能干,做风朴实,将他抽调到厂里工作,但这个新办的厂在计划经济的约束下,没有原料而停停打打。边红德同志自千奋勇,要求主攻这一难点,他一进厂就深入实际谋发展,多方打探,终于在武汉钢铁厂找到了一位常德老乡,一次性就解决油毡主原料历青 200 吨,很快就使大队油毡厂办得红红火火。但好景不长, 1979 年沅江遭百年不遇洪灾,住地保民垸渍,油毡厂被洪水洗劫一空,大队集体企业寸草未留。而苦苦挣扎了几十年的渔牧民因洪灾又回到上无片瓦,下无寸地的境地。为寻找生计,发展村办企业, 1980 年大队领导和边红德等几位同志又创办渔网厂,而边红德同志在办厂过程中因成绩卓著, 1985 年被群众推选进入村级班子,主管全村的企业,在他的带领下,全村企业进入发展的新时期。当年就有 8 家企业在万子湖村生根落户。使村里的剩余劳动力得到了安置,经济上富起来了,群众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使村民有 70% 开始建楼房。 1991 年年底,他被推选为村支部书记,从此,边红德同志肩上的担子重了,工作更努力,学习更刻苦,精神更振奋。在他的带领下,村里企业发展到 13 家,有渔具厂 5 家,泡沫厂、渔场、酒厂、面条厂、建筑队等企业。他还组织村里一班人考察湖洲空坪隙地,先后投资上百万无开民湖洲,使村里的芦苇面积由小变大,产量由少变多,使其成为村的经济支柱产业。边红德同志自已创办沅江市化纤绳网总厂现名为沅江市福利渔业用品有限公司,该公司 1997 年兼并了已瘫痪多年的沅江市国营渔具厂,通过调整很快使这个厂恢复了生机,该厂原 120 多人在职职工和 120 多名退休工人工资又有了着落,还为村里提供就业岗位 200 多个,自兼并该厂以来每年向国家上交税收向十万元。 

    万子湖村在 1990 年以前还没有照明用电,哪怕石矶湖离市区不足 3 公里,但没有人能办这伯事,而边红德同志敢想敢做,自已出钱出力,公 45 天就使全村及中学用上了电,通电之时,群众无不拍手称快,紧接着他又与电信、广播等部门联系,使里大部创纪录居民用上了电话。 1992 年投资十多万元安装了卫星电视。 

    边红德同志自进村委班子 20 年来,保持了党员的先进本色,勤俭朴素,为集体办事,为群众着想,从没有在村里拿过一份工资和补助,连为村里办事的大部份开销都是在个人工厂里报销,这些年来共为集体节约开支近 20 万元。他从不进店子里吃喝,也不进歌舞厅,更不入赌场,上级领导来村检查工作,到吃饭时,他总是留住客人在自已家里吃饭招待。 

    边红德同志创办的渔具厂安置了本村村民就业的有 450 多人,扶持村民自已办厂有湘沅渔具厂、古湘渔具厂、凌云渔具厂、渔业绳网厂、新建渔网厂等个体企业。每个企业都要富裕三五家,为了使大家致富,他组织厂里的技术人员设计了大型水库深水捕捞网具,解决了国内深水捕捞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样村民利用这一优势,成立了各种捕捞队 10 个,分别到江西、陕西、云南、贵州、东北三省等地作业。这些捕捞队每年获纯利 400 多万元,成为万子湖的一种产业。 

    边红德同志任职以来,万子湖村的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 2005 年,全村工农业总产值 9130 万元,同比增长 24% ,上缴税金管理费和社会保障金 116.95 万元,同比增长 23% ,全村人平纯收入 8180 元,比 1990 年翻了 20 倍,比上年增长 20.8% 。自 97 年省委书记王茂林来村检查指导工作以来,先后有杨正午、诸波等领导来村检查工作,特别是今年 4 月 2 日省委书记张春贤来万子湖村调研后,对万子湖的现状非常满意,指示要把万子湖村作为湖南省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村推广。

    村里用电设施通过农网改造,得到全面整改,村民就业率达到 100% ,全村村组干部及 60 岁以上的村民、五保户每月发放生活费 100 元。长 6100 米,宽 4.5 米的村级公路硬化工程,已投入资金万元,完成工程量 60% ,并将于今年国庆前全村道路硬化全部完成,使农村村民享受城市居民的生活,在他的带领下,该村群众和谐,社会稳定。特别注重青少年的思想和道德教育,连续 15 年无打牌赌博行为,无贩毒、吸毒人员,无杀人放火抢动强奸,无重特大案件,无恶性安全事故,无群体闹事案件,村民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景象。 

(作者:谢辉 编辑:admin)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